彼信设计网

qq个性签名  qq伤感签名  qq情侣签名  qq搞笑签名  非主流签名 

您现在所的位置: 首页 - 个性头像 - 个性头像 - 正文

“梵高奶奶”常秀峰的畫與人生正文

类别:个性头像 | 点击: | 日期:2020-02-14

原標題:“梵高奶奶”常秀峰的畫與人生

“梵高奶奶”常秀峰的畫與人生

秀峰生前照片。受訪者供圖

姓名:常秀峰

性別:女

年齡:83歲

籍貫:河南南陽

去世原因:病逝

生前職業:農民

常秀峰是一位目不識丁的農村老人,晚年偶然作畫,受人喜愛,被稱為“梵高奶奶”,作品被名人收藏。8月1日,“梵高奶奶”去世,享年83歲。

常秀峰的畫作均和生活了一輩子的河南農村有關。兒子江華曾說,媽媽用筆描繪了這個消失的村庄的碎片,“她的畫,是她的私人生活史”,寄托了她的鄉思。

“梵高奶奶”葬禮特別,下葬那天,江華將老人的畫挂出,供前來吊唁的親友觀看,“傷感而美好”。江華說,生命雖逝,但作品卻延續和傳承了生命。

早年艱苦

1936年,常秀峰生於河南方城縣農村,自幼吃苦。1942年河南大飢荒,家裡曾為讓妹妹活下去而把她賣掉,家裡人也曾讓孩子去地主家要飯后,把破衣服翻過來穿,假裝另一個人再去要一次。

生活雖苦,但常秀峰生的六個孩子(最小的孩子由母親妹妹撫養),沒有一個夭折,而且堅決供孩子上學:“我一輩子不識字,吃了不少苦頭。我就是再苦再累,也要讓孩子們上學讀書。”為此,她還曾遭村裡人排斥。她靠著養牛賣錢供孩子讀書,孩子懂事爭氣,兩個考上大學,三個高中畢業。

年輕人離開了農村,留下兩位老人獨居。上世紀90年代常秀峰得過腦血栓,2001年丈夫去世后,她“老得很快”,生活失去極大的動力,這讓兒子心有不寧。但在家裡,她幾乎沒有閑下來,經營著家裡的果園,然后賣掉果實,一分一分地攢著,她要把錢留給孫輩。

2003年,在江華極力勸說下,常秀峰離開村子,第一次來到城市,到廣州生活。老人習慣了苦日子,在廣州生病也不舍得看病。以前冬天咳嗽得氣都喘不過來,都是這樣挺過來。她不願意吃中藥,覺得苦,江華黑著臉勸:“苦?你過的日子有這個苦?”

與畫結緣

在廣州,她把大部分的時間都用在照顧小孫女。因為要告訴小孫女山楂樹長什麼樣,她拿起了小孫女的蠟筆。從此,與畫結緣。

常秀峰畫畫的方法是“長得啥樣,就畫啥樣”。筆法毫不講究、什麼材料都敢用,蠟筆、彩色鉛筆、油畫棒等,一畫就畫一周甚至數月。

畫中多是對住了一輩子的農村的回憶,包括村裡的風景、村民的起居勞作。她畫家裡的老屋、畫秋天麥田的收割、畫自己以前帶知青學插秧,畫法拙朴。

她的筆觸濃烈,很少出現黑色筆觸。秋天的樹葉黃澄澄、樹上的花紅彤彤、葉子綠油油,南瓜是飽滿的黃色,草莓是鮮艷的紅色……

2006年,江華將畫傳到博客上,迅速紅遍網絡,常秀峰被稱“梵高奶奶”。多家媒體相繼進行報道,還在香港舉辦個人畫展並義賣,她的作品被馬英九、世界著名攝影師斯魯本等人收藏。

畫家陳丹青曾評,畫中有“質朴的震撼和心靈純淨的體現”。斯魯本說“‘梵高奶奶’和我一樣,不是用機器和筆展示藝術,是用心。”畫展展出時有人評價,“看到的是孤獨、鄉愁”。

那些出生於鄉村、在鋼筋水泥鑄造的高樓之間穿梭打拼的異鄉人,都能從“梵高奶奶”的畫作中生出共鳴。

江華在博客裡稱,那些山水、花草、小動物都是母親一生中見過並且時刻相伴的山區朋友。她畫了家裡的老屋,東倒西歪的,旁邊的老樹伸展著無數的枝椏,卻沒有葉子,這是媒體報道上提到的、為人印象深刻的一幅,有人分析,畫出了梵高的風格。

她畫了向日葵,金燦燦的一支支豎在田地裡,天藍葉綠和泥地,她曾在接受媒體採訪時說,喜歡自己畫的向日葵,它長在土地裡,向著陽光,梵高的向日葵,花腦袋耷拉著,梵高生活一定很苦。

廣州美術學院教授譚天曾用“偶合”來解釋梵高和常秀峰畫作的相似,“這完全是自然貼近的偶合,他們都是對著自然對象畫下來的。”兩個人使用的繪畫材料接近是造成類似的一個重要原因。不過所謂梵高式的短旋筆,譚天認為是因為蠟筆的材質使常媽媽自然形成的手勢。“這與梵高用油畫筆有意識地控制是有區別的”。

思鄉歸鄉

出名后常秀峰的生活沒什麼變化,仍圍著家人打轉。她的日程精確如原子鐘,早晨5點30分左右悄悄起床,在窗口看看外面的樹和天氣,以及下面的行人。后開始洗衣服、擦地板、做飯,等家裡其他人起床。她想念村裡,在廣州市中心的住所陽台上種上蒜苗、豆角和番茄。

空閑時,常秀峰都在桌旁作畫。因為得過偏癱,畫一會手就會不由自主地抖動,畫畫時,老人完全沉浸其中,“有時候叫她是聽不見的,總是聚精會神。”

“她坐在陽台上連外面都不看,在盤子裡的蠟筆頭尋找顏色,把1000多公裡家鄉山溝裡某棵樹的樣子搬過來。”江華看著老人作畫的身影,總想,她今天保不准,心緒又回家了。

江華在博客裡稱,在母親的手裡,可能畫的就是哪條田埂上的。她甚至對人說:這個樹,是村子哪個地方的樹,旁邊有什麼等。但凡有人來問,她很愛為人解釋,畫裡畫的是家鄉哪裡。

2009年《梵高奶奶的世界》畫冊出版,畫冊裡都是關於家鄉的畫,拿到書時,常秀峰說眼睛有點酸。

2012年,年近80的常秀峰堅持要回家,江華和其他兄弟姐妹商量,遷就著老人,讓老人在南陽的子女家住。

2015年之前,央視紀錄片頻道跟拍了一年的常秀峰鄉村生活。紀錄片裡,常秀峰思鄉心切,想回去,“房子水泥瓦裂個縫,漏水了就找個人補補”。丈夫忌日那天回去了,她拉著村裡人癟著嘴,心裡太想念了,“兒女們再孝順,我心裡總是想著這個家。人老了,七八十的人,這樹老葉子還落根呢,何況人呢是不是”。

安詳離開

晚年常秀峰患上眼疾,醫生檢查完后,叮囑以后畫畫“每天不要超過一個小時”,但畫擱那兒,“心裡特想著它”。2015年紀錄片拍完后,常秀峰就患腦血管疾病了,但在病床纏斗期間,清醒能坐起來時,她仍要拿筆練手。

進入2019年,老人的狀態變差,7月底基本是彌留昏迷狀態,經醫生診治評估,子女們把常秀峰送回了家。村裡人拾掇院子,將一米多高的荒草拔掉,接水管進院子,迎接老人回去。8月1日凌晨,老人去世。

生命消失的過程很“神奇”,江華描述,突然就沒有了,因為母親處於昏迷狀態,應該是比較安詳、沒有痛苦的,“就像生命的油燈,風輕輕把它吹滅了”。對家人來說,這是難以割舍且傷感,但對於長期與疾病糾纏的老人,未嘗不是一種解脫。

顶一下
(0)
0%
踩一下
(0)
0%
网友评论     无需注册 即可发布评论留言
主页小编 :如果你认为本站不错,请大家把(主页)告诉给你的朋友哦!
匿名评论
Copyright © 2013-2019 HHYYWZ.彼信设计网 版权所有